E股通 > E股动态 > 央行再度出招"救急"流动性
上一篇:E股通上线公告 下一篇:梦幻模型“三部曲” 开启股市直“升”机

央行再度出招"救急"流动性

中国人民银行公告,今日将暂停央票发行,为约五个月来的首次。

分析师称,目前资金面已极度紧张,央票一二级市场利差持续拉大,央票面临"发不出"的困境,而央行也不太想大幅提高利率,因此选择暂停发行。

央行上次暂停央票发行为今年1月中旬至2月初,当时因春节假期将至,资金紧张,遂连续三周暂停央票发行。

央行当前公开市场央票发行状态一般为周二发行一年期央票,周四发行三个月期央票。央行并于5月12日重启暂停逾五个月的三年期央票发行,但目前发行频率并不固定,显示出央行按市场流动性状况来相机抉择的特征。

央票发行突然暂停背后:银行间市场"闹钱荒"

央票再次停发颇出乎市场意料。不过分析人士认为,由于资金面持续紧张,央票继续发行的意义已经不大,央票发行暂停也在情理之中。

从商业银行人士处了解到,本周一在商业银行公开市场投标系统中,还曾出现过3年期央票,要求商业银行填报需求。这表明原来央票发行是在计划中的,昨天暂停央票发行的决定确实比较"突然"。

按照惯例,央行通常在周四发行3月期央票,3年期央票的发行一般也放在周四。

自上周央行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以来,银行间市场资金面的紧张程度持续升级,没有丝毫缓解的迹象,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令央行突然改变了"主意"。

昨天,银行间市场资金面回购利率继续攀升,其中隔夜和7天回购利率平均水平又分别较前日上涨了33个和53个基点,分别达到7.46%和8.81%的水平,盘中最高曾触及9%和9.5%的高位。目前的局面已接近年初时资金面一度出现的极为紧张态势。

招商银行分析师刘俊郁指出,由于资金面持续紧张,央票发行仅能维持象征性发行,实际上发与不发意义已经不大。此外,如果央行继续发行央票,其发行利率也将继续上升,但上行幅度仍难以弥补一二级市场巨大的倒挂利差,央票发行利率对于市场的引导作用也基本丧失。

自上周四开始,3月期和1年期央票发行利率分别上行了8个和10个基点,分别达到2.99%和3.40%,但目前1年期央票二级市场利率维持在3.80%左右,仍高出一级市场40个基点。

市场传言,当天下午央行又与部分银行进行了逆回购操作,向市场投放资金,来缓解资金面的紧张态势。

"央行一手放资金一手又收资金,显然也没有必要。"刘俊郁说。他认为,目前资金面的紧张主要受到临近年中因素的影响,资金面的缓解可能要等到7月份以后。在此之前,央票发行可能会继续暂停。

此外,有分析人士还认为,央行暂停央票发行可能也是不希望利率的上行再加重市场加息预期,由于一二级利率的倒挂,央票利率对于加息的信号意义实际上也已大幅减弱。

央行暂停央票发行后,本周的净投放资金量达到810亿元。此前央行已连续四周向市场净投放资金2940亿元

两因素加大市场加息预期

商务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6月份第一周肉类环比涨幅1.2%、蛋类环比1.5%,水产品环比则会升至1.9%,而蔬菜类周环比下降幅度继续扩大至6.9%,旬数据显示水果价格回落程度同样显著。

整体来看,食品类价格月环比还将维持小幅下降趋势,但降幅将不及去年同期大,因此6月CPI食品类同比增速仍将继续上行,受其影响6月CPI同比增速可能会再创新高,达到5.8-6%。

上周3个月央票发行利率上行8bp,本周1年期央票也跟着上升近10bp至3.40%,央行此举也释放了基准利率将上调的政策信号。 高企的通胀预期与央票发行利率抬升加大了市场加息预期。

加息提准还是扶企 央行调控剑指何方?

在通胀高企不下、存款准备金率调控空间受限以及中小企业输血链条几乎断裂之际,央行将剑指何方?是继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还是加息,还是先解决中小企业的资金链条问题?

在众多交织的矛盾中,在一着不慎、全盘皆输的关键期,如何剥茧抽丝,抓住问题的咽喉着实考验政府宏观调控艺术。

6月14日,5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5.5%的消息甫出,雷厉风行的央行就再次上调各金融机构0.5%的存款准备金率。20日,各商业银行正式上缴存款准备金。

受其影响,银行间货币市场资金利率再度飙升,其中隔夜回购利率上涨了200多个基点,资金面极度紧张。与此同时,21日,央行公开市场发行的一年期央票收益率先打破了近两个月的稳态,上行近10个基点至3.4019%。

看到此信号,主张加息的专家率先表态,"这是加息的信号。上周以来,市场加息预期逐渐加重,造成央票一二级市场利差走阔,再加上流动性紧张,央行此次提升一级市场收益率,应是改善利差偏大的意图。"

"此次上调符合预期,六七月份仍然是紧缩敏感时间点,很有可能会'双率齐升'。"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说,年内还有1次加息的机会,时间点就是六七月份。

除此之外,加息派重申的另一个最大理由就是,一月一调的节奏,已使存款准备金率这个货币政策工具接近尾声,调节空间在逐渐缩小。

李慧勇强调,此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主要与6月6000多亿元的资金到期量有关,主要为了回收流动性。不排除下半年有继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但是上调的频率会明显小于上半年每月上调一次的频率。而上调的时间点取决于外汇占款的量。

与央行对数量型工具的偏爱不同,因担忧加息将会带来热钱的风险,央行对加息的启用一直是慎之又慎。从去年至今,央行仅加息4次,是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次数的的1/3。

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沈建光撰文称,负利率的持续时间一般不能超过过长时间,因为长期的负利率将会导致居民储蓄受到严重损失,导致资金寻求更多的保值渠道,进而诱发新的物价上涨。而上调存款利率才能缓解居民财富转移,起到稳定通胀预期的良好效果。

愈来愈严重的负利率迫使老百姓开始储蓄大搬家。由于股市、基金今年以来表现平平,这使得银行理财产品销售呈现井喷之势。但专家提醒,由于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缺乏强制保障性,要警惕未来会对储户造成伤害。

除了加息派和提准派,市场上又出了一个新的派别,那就是企业派。该派认为,目前最主要的问题不是通胀问题,而是如何缓解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因为央行如果过度拉紧资金链条,容易出现中小企业大量破产、下岗工人大增的局面。而后者将会影响中国经济的稳定发展。

华林证券研究中心副主任胡宇就认为,关键问题是,中国金融体系需逐步实现利率市场化,降低中小企业的借贷成本,建立公正公平的市场机制和环境。不可能通过以加息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深层次矛盾。

而加息将严重打击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个人住房贷款部分,这是承担提高利率能力最为脆弱也是目前占金融机构贷款份额最大的两大"部门"。"资金成本一旦提高,地方政府将会给财政施加巨大的压力;而对于个人贷款者来说,很难转嫁提高了的利息成本,或者会造成比较大的房贷违约。"

如何在以上众多变量和相关因素中做出最优选择无疑是难上加难。但有专家提醒,在通胀局面中,存在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和逻辑关系,那就是"提高基础货币的成本,以使用它的人付出成本从而减少使用。"